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我的导演时代_ 第238章戏拍着,女主角没了-

时间:2021-06-10 12:3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吃饭打怪兽小说我的导演时代 第238章戏拍着,女主角没了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京城,怀柔影视基地。

    《我是传奇》依然在这里拍着室内戏,室内戏绝大多数都是刘业那个被他打造成基地的家中。

    从魔都回来有一个月了,这一个月里,拍了些刘业在家里生活、吃饭、运动、看电影,以及在实验室做实验的镜头。

    都是很平淡的戏,和魔都的拍摄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要不是角色的状态要时不时地流露出那种紧张感,刘业都快忘了这是一部末世电影。

    甚至那场夜幕降临,他关掉所有铁门,上锁,然后抱着自动步枪和狗狗,蜷缩在洗手间的浴缸里的戏,就因为太过于放松了,这一个镜头就拍了快一天。

    这还没有什么大特写,就是一闪而过的面部表情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从两种不同的氛围中调整过来了,只是今天到了和袁荃的第一场对手戏时,又没了状态。

    在魔都的二十多天,除了回忆里和老婆孩子的镜头之外,全都是独角戏。

    原本除了室外相遇的那场戏,是排了两场袁荃和张梓风的室内戏,不过考虑到每天基本上日夜颠倒,实在太忙了,而且就那么两场戏,就给挪到怀柔一起拍。

    从魔都回来这一个多月,刘业又拍了一个多月的独角戏,这下突然要跟别人演对手戏,又有点不习惯了。

    早上这场是因为爱犬被感染去世,疯狂的男主角大晚上去找丧尸复仇,但是却被围攻险些丧命,被袁荃扮演的另一名幸存者救下,回到家中第二天醒来的戏份。

    大清早,被客厅里的电视机吵醒,刘业迷迷糊糊地醒来。

    虽然这环境是自己家里,不过这么多年没见过活人,又被人给埋伏了一手,导致爱犬死亡,刘业从沙发上爬起来立马从一个抽屉里拿出手枪,摸索着来到厨房。

    看到袁荃张梓风母女之后,虽然对方是人类,松了口气,不过还是握了握手上的枪,稍稍抬高了一点,举到了和腰平行的地方,枪口正对着在厨房忙碌的袁荃。

    在餐桌上写作业的张梓风有些被吓到了,手上的笔都停了下来,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。

    不过这么多年跟着妈妈东躲西藏,在这到处都是丧尸的末世中生存下来,也经历过各种危险,倒是还算镇定。

    袁荃听到后面的脚步声,也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三人就这么对视着,刘业几年来第一次见到其他人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甚至,在音像店里经常和那些假人练习的搭讪的话都不会了。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像是想打个招呼,问些什么,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一个人生活这么多年,没有任何人跟他说话,即便本来性格比较开朗,这个时候也差点连话都不会说了。

    不解、惊喜、轻松、戒备、怀疑...不知名的情绪出现在刘业脸上,最后看她们这俩柔弱女流,还是把枪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灶台上的锅发出的声音打破了宁静,袁荃回头把火关了,从锅里把菜盛出来,放在餐桌上。

    “我看冰箱里还有点腌的火腿,你刚受伤,需要营养。”

    说着,袁荃指了指刘业大腿上的伤痕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终于,刘业开口了,不过语气有些生硬。

    “好,咔!”

    一个长镜头拍完,李谦喊了停。

    还没等李谦开口,刘业就先举手示意,“不好意思,状态不太好,一个人的戏份拍多了,没感觉了。”

    李谦笑笑,“挺好的啊,这个僵硬的状态正合适,就是有个地方要改改。

    就放下枪那里,手别一直垂在那里不动,手上左右无规则地翻动几下,摊摊手,示意自己没有恶意,同时又显得有些不知所措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吗?”刘业说着按李谦说的,手上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不,手别抬起来,放下枪之后还是自然垂下,手臂别动,就手腕以下,也就是巴掌动动,不知所措,不知道该干嘛,巴掌随意地翻动,握住又张开,张开又握住,然后巴掌摊开,掌心朝上,示意对方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再随意一点,这样太刻意了,要看起来是无意识下的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准备一下再来一遍。”

    还别说,一个多月的独角戏,突然一下子有对手了,那种生硬感,正适合这场戏。

    也算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吧。

    让刘业准备一下,李谦笑眯眯地来到正写暑假作业的张梓风面前。

    “梓风啊,作业难不难?”

    “不难吖,很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呀,来先停一下,哥哥跟你说下戏,待会你看到刘业叔叔拿枪过来的时候,手上就停下来,这样稍微往椅子上靠一下之后,要一直看着刘业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听李谦的话,张梓风睁大了眼睛,直直地瞪着李谦。

    “眼睛不用瞪那么大,就平时怎么看东西,面无表情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这样,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领悟的非常快,李谦微微笑着,摸了摸张梓风的脑子以示鼓励,却被有些嫌弃地躲开了。

    一旁袁荃笑道,“李导你别摸梓风脑袋了,她怕变秃头。”

    “秃头?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刘业叔叔说的,说小孩子头被摸多了,会和张爷爷一样。”张梓风在那控诉着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摄影机前的张忠华下意识地摸了摸头顶,虽然年纪大了,这两年头顶渐渐有些稀疏,不过还不至于成秃子吧。

    撒播谣言的刘业只能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。

    小孩子,单纯真好啊,想他初中的时候,思想还停留在亲嘴就会怀孕上。

    摇摇头,说正事。

    “袁荃姐,待会重拍你也要稍微变变,你想啊,一个弱女子,在这种的时代带着女儿生存,即便电影里没有说,都能想得到你面对的危险不会比别人少。

    而且女人天然处在弱势,只会比男人更敏感,所以你刚才那场戏,应该是强装镇定的一种感觉,因为你不知道业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在没有道德和法律约束的背景下,女人无疑是处在绝对劣势的。

    但是电影中女主角听到广播之后,还是去外滩江边上去找男主角,并且危机关头救了他,即便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好人还是坏人。

    因为没得选择,带着女儿两个人太危险了,只能抱团取暖。

    不过也担心这人是个什么坏人、禽兽。

    一边需要安全,一边有怕对方图谋不轨。

    毕竟一个人生活那么多年,见到年轻漂亮的女人,还是在没有道德法律约束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,坐牢多少多少年,母猪赛貂蝉。

    而且米粒坚很多关于监狱的影视剧,每个监狱都有捡肥皂这种事,他们不一定本来就是GAY,很多是在里面憋久了,久而久之也不介意是男是女、是不是人了。

    初次对戏,还是NG了几次。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场,饭桌上互相自我介绍,袁荃说她们要赶去国内唯一一个人类幸存基地,在井岗山大山深处。

    但是,一听还有人类幸存的时候,刘业却突然像疯了一样,掀翻了桌布。

    本来一直就强装镇定的袁荃,这刘业突如其来的发狂吓了一大跳,滕地一下董椅子上站起来,拔出了腰上的手枪,一脸紧张地看着刘业。

    张梓风也紧紧地握着一把菜刀,那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厨房拿的。

    这是个开放式的厨房,现在像魔都这种大城市,很多家庭为了好看,会装修成开放式厨房,餐桌就在厨房边上。

    人在极端环境下待久了,最容易受刺激了。

    刘业也意识到了自己行为的不妥,有些抱歉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想留着那块火腿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那条狗的食物,狗没了,留着当个念想。

    不过其实因为他太久没有跟人接触了。。只有假人和那只狗狗,每天机械的发广播,其实已经麻木了,早就不报希望,这些已经太久太久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还有幸存者,他不知如何去适应,一时间无法面对这些,孤独早已占据了他。

    而且,既然有幸存者,为什么幸存者不是他的妻子女儿?

    妻子女儿就是他世界的全部,没了妻子女儿,就没了全世界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整天都是他们三个的对手戏,也确实是“对手”。

    在三人关系没有融洽,隔阂消失之前,镜头里大部分站位都是呈三角形的。

    张梓风拿着个小凳子坐电视机面前看DVD碟子,刘业看着她想起了自己的女儿,有些发呆。

    而且DVD里的内容,是他女儿最喜欢看的一部动画片,这几年他也看过无数次,甚至能背出每一句台词。

    袁荃见这个刚刚不知道发什么疯的男人一直盯着自己女儿,还在说着电视里的每一句台词,神经兮兮的,有些紧张,不知道他要干嘛,但是也不敢刺激他,就一直站在旁边,三人站位始终是个接近等边三角形。

    一天的拍摄结束之后,晚上和剧组其他人一起看了下前几天的洗出来的样片。

    看了下暑期档,周一《唐山大地震》又拿到2800万票房,第二周两亿稳稳的了,两周就四亿,这票房简直是安上了翅膀,咻咻咻地起飞了。

    随着第一个工作日走势大好,依然有很多人和媒体质疑票房造假。

    李谦也是奇了怪了,这同期也没有什么大片啊,应该不是哪家公司吃饱了撑的去搞华阳,自己又没好处。

    或许,就像马小刚说的,就是看不得华语电影大爆了?

    不过跟李谦没关系,马小刚10月份开始,国内的电影市场才跟他有关。

    《我是传奇》的拍摄依然在按计划进行着,七月底苏仑的《暖暖内含光》也回到了怀柔,开始拍摄室内戏。

    两个月拍完室外戏,这进度不算快,不过也不是特别慢,毕竟同样是演员很好的片子,不像《我是传奇》这么刺激,本身题材就吸引人,主要还是靠邓朝和佟莉雅的表演,慢一点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李谦也来隔了不远的另一个摄影棚看看他们拍戏,正在拍的是邓朝一开始接受手术时的戏份。

    很简单的戏份,邓朝一脸轻松地躺在床上,脑袋上带着一个奇奇怪怪的机器。

    跟女朋友在一起久了,受不了彼此之间的各种缺点,天天吵架,不耐烦了,而且女朋友又清除了她关于自己的记忆,但凡是个男的都要生气,一气之下也删了自己的记忆。

    这状态,就和很多爱情片一样,男女主角刚分手,多高兴啊,回归单身、自由了。

    电影里删除记忆的过程很长,因为中间穿着着男主角自己在自己的记忆长河里游走,完整地过了一遍和女朋友相知相遇的全过程。

    那些戏份已经拍好了,这里只是手术室的戏份。

    一开始轻松,后来慢慢有些不舍,越来越抗拒,在电影里几十分钟的过程,拍的时候就那么短短的不到几分钟。

    这段戏邓朝是以记忆中的他出现的,也就是插上机器开始清除记忆之后,记忆中的邓朝出现了,看着病床上的自己接受手术。

    无法解释,反正是科幻片,这样观众看的更直观一点,就是记忆具象化。

    到最后,邓朝在旁边不断地对着医生大喊停下来,但是医生根本看不见他,跟小护士调起了情。

    这个护士就是后来把他们动手时之前说为什么要清除记忆,不断地数落对方的缺点的音频文件发给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医生结婚了,护士是第三者,而且每次都不想继续这种关系的时候,都去清除掉和医生的记忆,但是清除了记忆之后,还是搞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该在一起的,终归是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当第三者,清除记忆,又当第三者,又清楚记忆,都不知道多少次了,直到最后一次才知道,自己已经清除过很多次记忆,这才选择让男女主角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中生代中陈昆、刘业早早地在大银幕上出名了,演技也是公认的中生代小生中最好的之一。

    其实上能演帝王、霸道总裁,下能演市井小人物的邓朝,因为一直演电视剧,《集结号》、《生死频率》里是男二号,演技被低估了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,苏仑今天好像排的全是邓朝的戏份,没佟莉雅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正好,李谦和苏仑打了个招呼,就拉着佟莉雅走了,给自己放个假,劳逸结合,休息休息。

    拍着戏呢,女主角被带走了,苏仑也无奈,不过谁让人家是投资人呢。

    一个镜头拍完,邓朝发现旁边的李谦和佟莉雅不见了,凑过来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他们人呢?”

    “吃饭去了吧,也快中午了。”

    苏仑看了看表,索性也让剧组休息一下,开饭。

    “得了,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提早收工,不过邓朝捧着盒饭却有点味同爵蜡。

    都是主角,投资人带着女主角吃大餐去了,自己这个男主角在这吃盒饭。

    怎一个惨字了得啊。

    剧组导演也不行啊,还得当甲方爸爸才有前途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